本報記者 劉志月
  本報通訊員 趙軍 馮暢
  曾因販賣偽造增值稅發票被警方打擊處理,母親重獲自由後重操舊業,為獲取更大利益,將肯鑽研技術的兒子拉下水,做起了制販假火車票等用來報銷的“生意”。
  武漢鐵路警方今日舉行新聞發佈會對外宣佈,經縝密偵查,警方成功搗毀一家族式制販假火車票窩點,共查獲偽造火車票18張(票麵價值5979元),空白火車票底板6005張、廢舊火車票275張、偽造的發票專用章30個、快遞單223張,汽車票130張,住宿發票4張(票麵價值10500元),400餘張快遞單及作案工具電腦及印表機等贓物。
  火車站賣地圖實為賣假車票
  2014年12月5日,武漢鐵路警方獲取線索:武漢武昌火車站有人販賣假火車票。武漢鐵路警方高度重視,立即指派武漢鐵路公安處治安一大隊全力開展偵辦調查工作。
  12月5日10時許,武漢鐵路公安處治安一大隊大隊長王永強等人帶便衣民警趕赴現場。經排查,民警鎖定了正在武昌火車站架空層地鐵口叫賣地圖的一名婦女。
  王永強派便衣民警貼近偵查,發現這名婦女賣地圖是幌子,時不時會招呼旅客問對方是否需要火車票或發票。這名婦女正要收取一名旅客10塊錢賣出一張車票時,王永強他們組織民警迅速將其控制。
  警方當即從這名婦女身上搜出嶄新的偽造火車票5張、廢舊火車票130張、交通定額發票238張(票麵價值16470元)。
  經初步審查,這名陳姓婦女是雲夢人,2011年其曾因販賣偽造增值稅發票被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區分局依法打擊處理,現如今重操舊業,打著叫賣地圖的幌子販賣起了偽造車票。
  兒子電腦城開店兼職製作假票
  陳某的假火車票從何而來?
  面對民警的訊問,陳某一開始不配合交代,見實情難以隱瞞,最終交代假火車票是自己在家做的。
  民警帶陳某去其租住地搜查。陳某自稱,自己有兩女一子,兩女都已遠嫁外地,兒子在做理髮師,家中只有老伴在家。等到了租住地附近的小區,陳某又帶著民警兜起了圈子。
  通過街坊鄰居指引,民警最終找到了陳某住處,併在其租住處內查獲部分假票成品及票版、印章、電腦等制假材料、設備以及400餘張郵寄過假票的快遞單。
  “當時,我們查了很納悶,一般制假工具中最重要的印表機卻不見蹤影。”王永強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當時就懷疑陳某沒有據實交代。
  經詢問陳某老伴,民警得知他們家庭真實情況:家中有兩兒兩女,小子兒在做理髮師,大兒子在武漢市武昌區一家電腦城開店做電腦生意。
  民警進一步審查發現,陳某本人是文盲,不識字,其根本無法單獨完成制假工作。
  至此,陳某已不能自圓其說,只得承認自己的長子、37歲的王某協助偽造假火車票、假汽車票等票據的事實。
  找到王某店鋪時,其已關門歇業。警方意識到,王某可能是覺察到抓捕行動而逃走。在王某弟弟的配合下,警方最終在陳某住處附近將趕回家中的王某抓獲。
  熬夜至凌晨鑽研製假技術
  王某到案後,民警立即對其展開審查工作。
  王某交代,他之前在廣東深圳打過工,回武漢乾過保安;2013年底,受其母影響開始自學制假技術,最初製作的假票因工藝較差,無人購買。
  王永強透露,為了“鑽研”制假技術,王某自稱經常熬夜到凌晨兩三點,以提高制假水平。
  據王某交待,製作的假火車票,交由其母在火車站販賣,以5-10元一張的價格提供給購買者用以報銷。
  12月5日中午,王某稱其給母親陳某打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就發現情況不對,立即將印表機銷毀了試圖逃避打擊。
  民警意識到王某在撒謊。後經做思想工作,王某最終交代,他已將印表機轉移至武漢市青山區一好朋友處。
  根據王某交代,民警最終在青山區一處老屋內的枯柴堆中起獲王某藏匿的各類假票、票版以及印表機等作案工具。
  王永強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陳某負責在火車站等地點拉客源,對於需要火車票的客戶,要提供姓名、身份證信息及乘車區間等,她再將這些信息發給大兒子,按需制票;除了提供假火車票外,陳某等人還提供汽車票、發票等,並通過郵寄或銀行轉賬完成交易。
  《法制日報》記者在今日新聞發佈會現場看到,警方查獲的陳某等人所用快遞單上的地址遍佈全國各地,有的是直接寄給具體的某一小區住戶,有的是寄給單位;現場還有標記有“超市”、“賓館”、“土菜”、“商店”等字樣的假髮票專用公章;汽車票則涵蓋新疆、內蒙古、海南、山東、浙江等地。  (原標題:武漢鐵路警方搗毀一制販假火車票窩點)
創作者介紹

1207

kt47kthf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