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黃舒婭的課堂上,學生收穫的不僅僅是知識,還有快樂
  從今天做起,從眼前做起,從小事做起,像焦裕祿同志那樣對待群眾、對待組織、對待事業、對待同志、對待親屬、對待自己,像焦裕祿同志那樣生命不息、奮鬥不止,努力做焦裕祿式的好黨員、好幹部。——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
  三尺講臺上,她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將自己的所學教給學生,看著學生一個個成長、成才,她充滿自豪感和滿足感。
  不計較個人得失,不追求功名榮譽,不耽誤學生的每一分鐘,即便是父親生病她也從未請過一天假,黃舒婭用自己的無私付出,為教師這項神聖職業增輝。
  □東方今報記者 寨建雷/文
  見習記者 張歡歡/圖
  【對工作】 以做學生的鋪路石為榮
  只要站在講臺上我就挺高興的,黃舒婭這樣輕描淡寫地描述自己對工作的態度。
  洛陽市優秀教師、洛陽市先進教師、洛陽市優秀班主任、洛陽市優質課一等獎、優秀黨員……黃舒婭獲得的榮譽已經數不勝數,所以她覺得,自己能得的都得過了,作為一個老師沒有更大的追求。前一段時間,學校想讓她申報特級教師,但她放棄了,只覺得把現在的工作做好就行。
  黃舒婭講課沒有固定的套路,在她看來,不同班級學生不一樣,不能按一個套路硬套。她講課神采飛揚,看著學生聚精會神、兩眼放光地聽著自己上課的時候,黃舒婭就感覺自己真的挺有價值的。
  所以她做教師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在學生的這個時期扶他們一把,為他們的人生鋪鋪路,能做到這一點,她就感到知足了。從教三十多年,她已經桃李滿天下,有很多學生還分佈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
  每年到學期末的時候,黃舒婭嗓子沙啞疼痛的職業病就會複發,這是多年來已經形成的頑疾,每到這個時候,她就大把大把地吃潤喉片,不過效果有限。不過一旦到了九月份,黃舒婭最開心的時候就來了,看著考上學的孩子們圍在自己身邊嘰嘰喳喳,她就感到非常的幸福。以前的學生帶著孩子來看望她,讓孩子叫奶奶的時候,她就感到非常的滿足。
  【對同事】
  真誠待人 將機會留給別人
  黃舒婭今年已經50多歲,是她所在教研組的組長。黃舒婭所帶的教研組在洛陽市第55中學是出了名的和諧團隊。很多教師直接提出來,就是想去黃老師的教研組。
  不為別的,就因為黃舒婭所帶的教研組沒有雞毛蒜皮的瑣碎,沒有爭名奪利,大家像朋友、像親人一樣工作,在那裡獲得的是快樂和成長。
  黃舒婭就像大姐一樣,照顧著組裡的每一個同事,誰家裡有點啥事了,能幫忙她就不會袖手旁觀。
  黃舒婭因為業務突出,早在2000年,就已被評為高級職稱。從此以後,黃舒婭對於評優評先,就再也沒有興趣,而是專註於自己的教學。有了評優評先的機會,她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讓給年輕人吧,自己獲得的榮譽已經夠多了。
  黃舒婭的團隊和諧名聲在外,但並不意味著大家都是恭恭敬敬地對待別人。直爽的黃舒婭更願意把問題擺在桌面上講出來,有時候因為工作,也會有爭得面紅耳赤的時候。但事後,直爽的黃舒婭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有錯就直接當面向對方道歉。她的直爽也獲得了大家的理解。
  有事直接說,對事不對人,就算工作有爭執,但生活中他們依然是朋友,互相幫助,黃舒婭所帶的教研組就是這樣一個風格。黃舒婭說,自己就是個大姐姐,帶著一群孩子輩的同事工作,本就應該做出表率。
  【對學生】
  每個學生都是自己的孩子
  學習關乎著孩子一生的成長,對此,黃舒婭有著切身的感受。黃舒婭上初中和高中時正值文化大革命。與當下相反,當時學生不寫作業是正常的。但是黃舒婭的父親堅持,別人不交作業可以,但是黃舒婭一定要交。恢復高考後,黃舒婭考上了大學,而這一切,就是基於她之前一直堅持完成學業的成果。所以黃舒婭一直教育學生,學了,總歸會有用,藝不壓身。
  黃舒婭堅持一條,不管自己生活和工作中受了多大的委屈,就算有100個不如意、100個煩惱,但是只要進了教室,登上講臺,她就會把這一切拋在腦後。心裡只想著把自己的所有東西全部教給學生。
  她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不過,這在她看來,算不上高尚。她認為,畢竟現在每個家庭都是獨生子女,每個孩子都承擔著一個家庭,甚至兩個家庭的希望。所以她用心教好自己的每一節課。
  性格開朗的黃舒婭和學生的關係非常融洽,而在黃舒婭的老公看來,她管了很多“不該管”的事。黃舒婭曾經有一個學生,因為父母離異,母親生重病,導致該學生與其他學生不合群。瞭解了情況之後,黃舒婭幾次到這個學生的家裡看望。為學生的未來著想,黃舒婭又帶著學生到其父親家,希望其父親能為孩子的將來負責任。
  皇天不負有心人,做了幾個月的工作之後,該學生原諒了當年拋棄她們母女的父親,在母親去世後,這個學生也重新有了依靠。
  【對家人】
  愧對父親 生病未能盡孝
  對學生,黃舒婭自認還是比較有耐心的。但對家人,尤其是自己的孩子,黃舒婭覺得自己虧欠太多。在外人看來,有一個做教師的媽媽,孩子在家的輔導,肯定是盡善盡美的。但這隻是我們不瞭解內情的人想當然的情景。
  以前,黃舒婭老覺得自己每天在學校幾節課下來,已經把一天都要說的話都說完了,回家後感覺很累,已經不想再多說話。“怎麼這都不會?”、“你怎麼這麼薄薄肫鸌約涸院⒆鈾倒惱廡┗埃鋇較衷諢剖駘季醯美⒕尾灰眩崞鷲廡匝宰雜鐧潰骸跋衷諳胂胝媸遣揮Ω謾薄�
  黃舒婭教學這麼多年來,很少輕易請假,就算是她的父親生病期間,她也沒有請過一天假到老人病床前陪伴。每次中午去給父親送飯,父親總是叮囑要好好工作,不用常來看他,工作重要。當時黃舒婭的學生即將升入初三,想著自己請假就要給學生臨時換教師,學生會有一段時間的適應期。
  想到這些,黃舒婭就怕耽誤了學生的學習。“這個時候耽誤了孩子就可能耽誤人家一生啊”,不能耽誤學生,這是黃舒婭的底線,因此在父親生病期間從未請假,直至老人去世,這也成為她一生的遺憾。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只要站在講臺上 我就挺高興)
創作者介紹

kt47kthfd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